信專家 不如信大家

文/葉家興

4月初中油每公升油價漲3.1元,挑起各界通膨預期,也帶動百業民生物資、外食餐飲價格的調漲。誰知隨後國際油價崩盤,中油連十周調降油價,然而坊間物價卻難以從天上回到人間。
消基會認為中油4月份調漲油價的決策,是推動國內物價幫兇,中油高層應有人為此錯誤下台。中油連忙出來辯解:「中油不是預測油價的專家」、「油價預測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藝術」,把責任一股腦全推給別人。
毫無疑問,選前凍漲固然有違市場機制,然在虧損出現後,決定選後一次漲足,好像「錯錯得正」的冬烘思維。當時,中油引用今年首季包括滙豐、美林、高盛與摩根大通等預測,認為油價可能因中東情勢緊張而飛漲,據此向政府說明油價可能走勢,也因而得出油價必須一次漲足的政策。

建立預測平台機制

殊不知,國際金融機構的價格預測,往往說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一回事。2008年金融海嘯前後的油價泡沫與崩跌,就有許多金融大鱷的操作痕跡,也有不少法律訴訟由此而起。千絲萬縷的利益糾葛,讓這些專家研究報告的準確度,可能大失準頭。
英國自由派哲學家柏林(Isaiah Berlin)在《刺蝟與狐狸》論文中,引述西元前六世紀希臘詩人亞基羅古斯(Archilochus)的話:「狐狸知道很多事,而刺蝟只知道一件大事。」若狐狸是街頭智慧象徵,刺蝟就是學院智慧代表。有趣的是,凡事都知一點的狐狸,要比術業有專攻的刺蝟,更能準確預測未來。
加大柏克萊分校的泰特勞克(Philip Tetlock)教授在2005年出版《專業政治判斷》,書中發表對眾多專家預測未來所做的調查。他檢驗了284位政治、經濟、歷史及新聞學專家的8萬多件預測,結論是:專家們的表現不比「丟飛鏢的黑猩猩」好到哪裡去。
為什麼專家拙於預測?狐狸勝過刺蝟?街頭智慧勝過學院智慧?「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很顯然,世界混亂且隨機多變,干擾變數及混淆因子難以勝數,而人類行為的複雜度,遠遠高過物理世界的原子分子,再優秀的專家也欠缺評估這些複雜性的大腦容量,更別提潛在的利益衝突可能扭曲預測的方向了!
更糟的是,「只通一竅」的專家把那一竅的解釋無限延伸,對普通人的看法缺乏耐心,對多元的觀點不屑一顧,卻對自己的預測能力信心滿滿。一旦預測失準,卻又推卸責任,好像事不關己。
其實,經濟景氣最忠實的反應來自民間。景氣不振,需求疲弱,任何炒作都必須反璞歸真。熱錢支撐的油價可以維持一時,卻難以永遠維持。對於油價這種影響大宗民生物價的重要商品價格預測,與其信專家,毋寧信大家。
然而如何將「大家」的意見指標化?過去20年,網路技術快速發展,催生了預測市場的機制,讓分散四處的民間智慧有制度性的匯集管道。連亞羅(Kenneth Arrow)等諾貝爾經濟學桂冠得主,都為文呼籲重視預測市場的潛在價值。
群眾智慧的預測能力,是一項重要且值得開發的研究工具。預測市場平台的誕生,打破了專家至上的迷思。在「未來事件交易所」各類合約預測成果中,我們見證了預測市場的美妙威力。
政大夏日學院即將開設的《集體智慧之開發與運用》一課,也許是開啟預測新視野的起點。油價暴漲後10連跌,經濟決策者應痛定思痛,放棄仰賴傳統預測模式,建立對預測平台與機制的思維。民間智慧裡蘊藏著「大家」的預測寶藏,執政者焉能聽而不聞,視而不見!

觀念平台-集體智慧再下一城

文/葉家興

兩個月前台灣的雙英對決,挑戰者落敗。上周揭曉的香港雙英對決,挑戰者險勝。預測台灣大選失準的「未來事件交易所」,這回準確預測梁振英的當選。

二月七日未來事件交易所開始進行香港行政長官預測。當時,梁振英像是個點綴式的競爭者,陪榜的候選人。出身市井的他,既不是企業家子弟,也不屬公務員團隊。雖然憑藉勤奮認真、廣結善緣的努力,一直獲得較高的民意支持。但這還不足以取信一千兩百位選委,他僅獲得三百零五位選委提名,遜於前政務司長唐英年的三百九十張提名票。

未來事件交易所起初預測唐勝選。從二月七日到十六日,唐勝選的交易價格一直領先梁,領先差距維持在一六%至四四%之間。選舉正式開跑之後,唐的眾多不利新聞曝光,聲望明顯下降,逐漸影響其勝選機率。二月十七日,梁首度領先唐。其後多位企業家表態,對梁擔任行政長官表示憂心。二月二十三日,唐曾經一度扳平劣勢,略微超前。

但醜聞接踵而來,負面選舉愈演愈烈,唐、梁的民調差距愈拉愈大。北京方面也釋放出訊息,「支持多數港人所擁護的特首」。雖然從來沒有機構進行對一千兩百位選委的投票意向調查,但未來事件交易所的集體智慧早在選前一個多月,就猜測出梁勝選。投票前夕,交易所的最後價格:唐四%,梁九六%。可說高下立判,勝負已分。梁雖勝選,但屬險勝。雖然最終價格顯示梁的勝選機率高達九六%,但大家認為梁的票數可以超越唐,但對他是否一次投票即當選,信心並不高。

投票結果正反映了驚濤駭浪的險勝。梁的六八九票得票遠勝過唐的二八五票,卻是低空飛過。

群眾智慧再下一城,可說再次展現集體智慧的價值。透過適當的平台,集合獨立個體所各自擁有的異質資訊,在自由意志下,以類似自由市場機制所做成的預測,似乎比民調和機械式的統計模型更具有預測潛力。

此外,預測市場也可以用來反映公眾對於風險的認知與評定。「未來事件交易所」過去對台灣傳染病疫情的預測,對於貓空纜車恢復營運日期、以及重新營運後可否連續營運超過三十日,都發揮精準預測的成績。例如,雖然前年三月三十日貓纜恢復營運後第十天,就因為訊號故障因素,使一百四十名旅客被困空中四十一分鐘,也使「連續營運超過三十日」合約的交易價格一度從九十以上滑落到八十以下,但隨著異狀排除,四天後交易價格重新回到九十以上。換言之,對於傳染病風險與公共建設風險,預測市場的評估既反映共識,也命中事實,在公共政策的風險精算上,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馬總統風光連任,推出菁英內閣上任。然而兩個月未滿,公共決策危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牛風暴、禽流撲殺、油電漲價、稅制改革、十二年國教……政府決策給人閉門造車,偏聽偏信的印象,風險認知也與公眾有一大段距離。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如何善用預測市場之類的共識產生與風險評定機制,輔佐政策制定,達到決策過程的兼視兼聽,應是眾多高學歷閣員必修的一門課。

觀念平台-轉角遇到人口負債

文/葉家興

內政部二月底公布去年第四季「房價綜合趨勢分數」,相較於前一季,除了台南市微幅上漲外,其他縣市及台灣整體的房價指數都呈現九%以上跌幅。

房價走勢難測,專家也難打包票。不過去年十一月開始,台灣房屋、未來事件交易所與政大預測市場研究中心聯手,啟動三邊產學合作,在未來事件交易所的網站平台上,以「房價綜合趨勢分數」作為標的進行交易。結果揭曉,對於去年第四季房價預測,集體智慧準確度高達九成以上,並且提前二個月就準確預知趨勢。對於今年上半年房價,房價合約交易顯示依然悲觀。不過,悲觀情緒稍有改善。比起去年底全台房價五.八%的看漲機率,今年第一季和第二季的看漲機率,已經攀升到二二.三%及四六.三%。

這或與台股大漲有關。隨著各大央行表態延續低利率與加大量化寬鬆步伐,台股跟隨國際指數上漲,從去年底低點連攻三個月,大漲二成以上。連香港樓市也在股市帶動下,出現量穩價揚的小陽春。不過,台灣房市短期仍面對新政府「居住正義」政策的牽制,畢竟,「房價過高」高居馬政府十大民怨之首,打房措施不可能只是虛晃一招。

在炒房熱錢和打房政策的拉扯下,短期台灣房價可能還在高位拉鋸。不過中長期呢?畢竟對多數人來說,買房並非短期囤積炒作,而是長期使用需求。

其實拉開長線來看,熱錢只是幻象,政策也只是浮雲,真正關鍵還是在於供需力量的平衡。國際清算銀行年前提出一份研究報告,探討人口組成與資產價格的關係。報告中發現,「高齡化」和「少子化」將使未來房價經歷一段漫長沉重的低迷。

以美國而言,過去四十年,房價因人口組成因素墊高的漲幅平均每年達到○.八%。但未來四十年,同樣因素卻使房價相對下調每年○.八%,累積將腰斬四成。房價長期以來漲多跌少,讓人們產生只要養房就會賺錢的錯覺。但未來四十年房產價格的景象,可能大為不同。房價每年減值○.八%和增值○.八%的差異看似微小,但在年復一年之後,巨大的差異將震撼人心。

而生育率比美國更低的日本和歐洲,甚至部分新興市場國家,人口變遷趨勢對房價的衝擊將更為災難性。

日本的房產泡沫在一九九○年代初爆破,而其命運早已顯示於人口趨勢之中。由於房地產購買者多數是介於十五至六十四歲的工作年齡人口(或稱青壯年人口),一九九○年代中日本青壯年人口開始持續下滑,揭示著日本房地產難以重返泡沫價格。青壯年人口增加,刺激需求並支持房價上漲;相反地,青壯年人口開始減少之後,人口盈餘轉變為人口負債,對長期房價的負面影響昭然若揭。

日本十多年來的人口負債,注定其房價跌跌不休的命運。台灣又如何呢?台灣的人口盈餘僅剩三年,其後人口負債出現,青壯年人口從每年減少五萬,逐年加速到每年減少二十萬人。而這個重大人口變遷的轉角,就在馬總統卸任的那一年。

集體智慧的憂鬱

文/葉家興

中秋節前夕,經建會公布台灣經濟的壞消息。8月份景氣對策信號亮出第10顆代表衰退的藍燈,僅次於2000年網路泡沫時的連15藍燈。此波衰退時間之長,打破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紀錄。

經建會報告,再次印證集體智慧的威力。9月底才揭曉的結果,「未來事件交易所」早在7月初開始,就已領先、即時、連續、長期精準預測這個憂鬱的8月燈號。事實上,該交易所自今年3月開啟「台灣經濟景氣燈號預測」以來,已連續6個月準確預測景氣燈號。
然而金融市場上,美股三大指數徘徊在4年高位,台股也比1年前高出7%。為什麼實體經濟表現,遠遜於股票市場呢?
不幸的是,2012年的全球經濟走緩,恐怕將是慢性、長期、低迷的結構調整,也是2008年金融海嘯急性衰退後的後遺症。最新公布的全球主要國家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明顯下墜,包括中國出現連續11個月的製造業收縮,新出口訂單見42個月最大減幅。美國芝加哥PMI也是3年來首次低於50大關,顯示景氣陷於萎縮狀態。新訂單分項指數更大幅下挫至47.4,反映製造業疲弱,新增訂單不振。
9月初,美國、歐洲、日本不約而同提出新的量化寬鬆方案,盼進一步提高流動性以刺激經濟活動。但在歐債危機得到短暫舒緩後,人們了解到問題不在流動性,而實質解決方案難產,轉眼歐豬國債又被拋售。評級機構Egan-Jones將西班牙信評打入垃圾級,西班牙國債利率又衝上6厘。希臘紓困談判也進展遲緩,退出歐元機率愈來愈高。
在全球諸種不確定因素環繞下,大規模投資活動都在觀望,不少人還在等金融海嘯引發的「第二隻腳」落下。
因此,全球主要央行的寬鬆行動對提振信心程度有限,反而鼓勵短線商品和貴金屬投機,進一步扭曲經濟資源的有效配置。美國聯準會所期待撒錢帶來的「財富效應」,恐怕效益微薄。

衰退恐破史上紀錄

在失業率仍高居不下,全美仍有2300萬人失業,商品價格卻因投機炒作而攀升,全球最大消費市場中消費者,只好繼續減少消費、提高儲蓄。聯準會超常規的撒錢政策,像不食人間煙火的象牙塔實驗。「直升機阿班」柏南克盼大家用低利率消費投資,就像「何不食肉糜」荒謬典故一樣,人們面臨失業與通膨雙重夾殺,還債猶恐不及,怎有心借錢?
作為小型經濟體,台灣景氣受國際環境影響甚鉅。大環境如此,馬總統要求陳揆的內閣團隊須在1個月內拿出成績,不啻是緣木求魚。追求短線的亢奮,會不會反而戕害經濟長期潛力?馬總統是否應改弦易轍,仿效德國前總理施洛德大刀闊斧進行勞動法規改革?雖因而犧牲執政權力,但卻為德國創造更大就業,讓更多勞動人口找到工作,同時強化國家中長期的經濟競爭力?
國際環境不佳,執政者卻又追求短線,也難怪「未來事件交易所」集體智慧預測持續悲觀。目前交易數據顯示,10月、11月燈號在「藍燈」與「黃藍燈」中擺盪。國際政治若生變,或歐債大震盪核爆,使台灣在年底出口旺季未能一舉突破藍燈,恐怕這次衰退還將打破史上最長憂鬱紀錄。

臉書上市掀起巨大泡沫

文/葉家興

2月1日,臉書(Facebook)向美國證監會申請新股上市(IPO),如果沒意外,這宗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科技公司上市案,即將於5月掛牌,成為資本市場的新歡。
金融圈非常期待臉書上市案,希望由此帶來新一波的投資熱情。因為今年首季全球IPO市場冷清:157支新股上市,集資總額為143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96支新股、集資額466億減少了7成,也是2009年第二季美國量化寬鬆政策開始以來的最低紀錄。

上市訂價前,臉書在美國次級市場的最後交易價大約44.1美元。目前未來事件交易所(http://xfuture.org)對臉書上市價預測更漲到51.5美元,以此計算,臉書市值高達1200億美元,是2004年Google上市時的5.2倍。
投資界寄望臉書能重演Google傳奇,上市8年間股價成長6倍。尤其目前多數科技股本益比(P/E ratio)偏低,即使是科技巨頭蘋果(Apple Inc.),業績屢創新高且潛力無限,但本益比只有約17倍。在搜尋廣告市場一枝獨秀的Google略佳,也只有20倍。
然而,以去年的營利及未來事件交易所的股價預測來看,臉書的本益比已經高達80倍。在註冊用戶成長逼近極限,臉書未來前景如何,上市後股價會不會盛極而衰呢?
上星期臉書宣布,將以10億美元收購開發智能手機照片分享軟體的Instagram。這家13人的公司、成立僅19個月、還未有營利,市場價值竟然勝過成立116年、擁有上千名員工的《紐約時報》(市值9.3億美元)。難道在手機上分享照片軟體的商業價值,勝過116年《紐約時報》新聞資料庫的價值?
無疑,這是一個最新的年輕創業致富的故事。臉書上市將創造不少年輕科技新貴,也為投資銀行界帶來不少豐厚分紅。至於小咖的投資人能否從中獲利呢?

崩盤戲碼不斷重演

網路世界跟武俠小說一樣,江山代有才人出。曾經擁有2億用戶的社群網站MySpace如今安在?曾經在《西雅圖夜未眠》電影中暴紅的「美國線上」已失去新鮮感,紅透半邊天的入門網站「雅虎」的股價也在歷史低檔徘徊。
而資本市場永遠需要好故事,投資人才能憧憬未來的成長,願意花大錢埋單。1985年上市的貝爾斯登是槓桿收購的領導者,1999年上市的高盛是科網股總司令,2007年上市的黑石是私募基金的第一名,2011年上市的嘉能可是全球最大商品交易商。這些市場眾所矚目公司上市後不久,股價見頂甚至整個市場崩盤的戲碼,一次又一次不幸地重演。
今年上市的臉書是社群網站的帝國,這會是一個新的社群網站泡沫?還是一個可長可久的投資主題?臉書將開啟一個流動分享的新經濟世界?還是一場暴紅後黯淡,即將熄燈的盛宴?

<經濟人語>:誰比章魚哥更準

文/葉家興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在上周圓滿落幕。比賽結果,西班牙搶走英國、巴西、阿根廷等足球強國的光彩,風光拿下史上第一座冠軍杯。不過熱潮過後,未來人們對此次世足賽的回憶,可能僅有德國奧伯豪森水族館裡的章魚哥保羅而已。

章魚保羅如何預測呢?飼養員在兩個玻璃箱裡藏著兩支參賽隊的國旗和一些食物誘餌。如果章魚哥從某個玻璃箱裡找東西吃,人們就認定保羅預測該支隊將取勝。

毫無疑問,章魚哥不看足球,可能連人類的足球是啥玩意都不知道。人們穿鑿附會宣揚保羅八連中的預測功力,只不過是為看球賽找點樂子。要是有人真想靠章魚哥做些正經八百的預測,恐怕不要多久就會發現只是自討沒趣而已。

如果章魚哥這麼神準也只是巧合,還有誰的預測會比章魚哥更可靠呢?其實答案就在你我身邊。
政大「預測市場研究中心」在世足賽後的分析發現,該中心「未來事件交易所」準確預測世界盃足球賽冠軍結果。冠軍決賽前夕的交易合約顯示,西班牙奪冠的機率高達6成5,而荷蘭奪冠的機率只有3成多。
事實上,自從最後兩強名單確立以後,「未來事件交易所」的交易者就已一面倒看好西班牙摘下金杯。
換言之,即使在足球沙漠的台灣,網友的集體智慧也早在球賽開打的幾天前,就成功預言冠軍獎落誰家。
未來事件交易所是何方神聖?何以能夠正確預測冠軍?

「預測市場」較民調準

其實這類預測市場在美國已有20年以上的歷史,參與者買賣未來事件的合約,就像期貨交易一樣。交易者根據自己所掌握的資訊對事件發展的預測下單,由事件發生的真實結果決定交易者的報酬,而最終合約價格可視為整體市場對該事件未來發展結果的預測。

雖然存在數位落差、樣本偏誤等明顯缺點,然而20多年的經驗下來人們卻發現,預測市場的結果比許多民意調查的結果更精準。

並且,預測範圍從政治選舉、經濟指標、電影票房、運動比賽、產品銷售成果等,無不獲得令人驚豔的準確度。
政大「預測市場研究中心」自2006年開始與中研院資訊所、御言堂公司合作設立「未來事件交易所」,短短4年,已經發行超過1萬個合約,累積了超過2億口以上的交易量。這個參與者遍及全球的華文預測市場,成功預測2006年12月北高市長選舉、2008年1月立委選舉、2008年3月總統選舉及2009年縣市長選舉結果。在股市、房市、美國聯邦基金利率、中國經濟成長率與物價、職業運動、星光大道歌唱比賽、2008奧運等,也有不錯的預測成績。
古有明訓:「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預測市場的誕生,正是眾多「臭皮匠」集思廣益的制度化管道。而許多文獻也已證明,國內外各種預測市場的機制,巧妙集合眾人智慧,成為迅速而準確的資訊彙集平台,為各種未來事件提供高準確度的預測。
可惜,大部分經濟學家在主流期刊發表的各種計量經濟與時間序列的方法,仍然仰賴機械式的統計分配模型。統計預測當然有其參考價值,但人類活動並非如原子、分子的運動軌跡,人們的行為模式也並不遵循特定的機率分配,純粹機械式的統計預測有其極限。
要對人類事件做出更好的預測,除了插科打諢的章魚哥之外,預測市場機制的潛力更應獲得重視。市場如何以及為何可以做出正確的預測?在哪些條件下,市場預測又會失去準度?這些疑問,值得決策者和經濟學家深入研究了解。

為馬總統找「諸葛亮」

文/葉家興

四年前,台灣第二次政黨輪替,馬總統以超高民意就任大位。所任命的內閣官員,也都是素質整齊、形象清新的一時之選。然而四年來,除卻正常職務調整的人事更迭之外,王清峰、劉憶如、王如玄等部會首長都因理念不合而下台。

挾高民意的選票支持,任命的高素質優秀人才,卻因理念不合而下台。總統所屬意的人選因政策下台,總統的聲望也日益低落,到底是政府施政面臨理想與現實的兩難?還是父子騎驢,誰也難以討好?

為公共政策而動輒得咎,為擘畫前景而焦頭爛額的馬政府,可以在哪裡尋得洞燭機先的「諸葛亮」呢?

要不要聽聽二十多位國際知名學者,包括四個諾貝爾經濟學獎桂冠的意見?

四年前的五月,馬總統甫上任之際,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亞羅(Kenneth Arrow)等二十餘名學者在著名的《科學》(Science)期刊發表〈預測市場的許諾〉(The Promise of Prediction Markets)一文,肯定預測市場所展現的群眾智慧。他們認為匯集群眾智慧的預測市場,可以顯著提升公部門和私部門的決策品質,在許多方面都有增進社會福祉的潛力。他們共同呼籲政府研究開發預測市場的潛在價值,避免不必要的法規限制,以免限制裨益社會生產力的創新。他們更建議美國應發揮領導作用,加速各國對這種預測工具的開發。

啊哈!原來「諸葛亮」身在何處?就在「三個臭皮匠」身上。

筆者參與政大「預測市場研究中心」的國科會計畫,領略這個集體智慧平台之美妙。在文獻上我們發現微軟、谷歌、惠普等國際知名企業也利用預測市場平台,既協助預測,也凝聚共識,為公司找出新產品與服務的方向。在對「未來事件交易所」的數萬個預測合約的實證研究上,我們也見證了華人預測市場的神奇威力。

預測市場平台的誕生,打破了專家至上的迷思。善用預測市場的機制來改善施政決策品質,還可以避免個別專家的私德問題,連累整個團隊的形象。

遺憾的是,父子騎驢、動輒得咎、夙夜匪懈、焦頭爛額的馬政府,就像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所形容「籠子裡的松鼠」,跑了半天累得半死,卻發現自己仍在原地沒有進步。

馬總統忽略了,天縱英明的「諸葛亮」其實不存在,或即使存在,也可能因理念不合而掛冠求去。不如聽從亞羅等學者「預測市場宣言」的建議,重用「三個臭皮匠」,借群眾之力,使政府之力,好好利用集體智慧的平台,找出施政的願景與方向。

在全球化年代,冀圖衝出競爭重圍的台灣企業和政府,是否認識到網路時代自願參與的力量?是否能利用智慧分享和創意產生的嶄新平台,將散落各地的台灣高素質人力匯集起來,發揮多元、開放參與的巨大能量?並找到創新關鍵,將網站的「社群價值」昇華為社會的「公民價值」?從而借力使力,以集體之智慧,謀大眾之福祉?我們且拭目以待!

(文章轉載至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