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產業結合東南亞的出路與做法

歐債危機、美國市場疲弱、日本長期經濟不振、新興市場前景不明、及中國大陸成長趨緩,上述己告知世人,我們正面臨著經濟氣候極端不穩定的狀態,找出生存之道己迫在眉睫。政府或企業尋求經濟發展良方,不應以左顧右盼的決策作為,從各國政策中併裝出似是而非的要方,並以急就章方式應付當今經濟局勢挑戰。國人目前最茫然於明日應何去何從呢?政策的不具前瞻性及市場不確定性已嚴重動搖國人的自信心與尊榮感,如何找回自我的願景,政府與企業應回顧過並檢視過去台灣在國際市場進行投資佈局的關鍵成功因素,將其注入當前決策內容,開展出具台灣經濟發展的自有性及可辯視性,發揮出台灣的國際競爭力。

探討台灣企業自1980年代中期開始至千禧年的產業佈局階段及成功方程式,我們發現台灣的企業係善用台灣、東南亞與中國大陸等三地的產業要素互補條件,運用在地的人力、資源與市場,維持著競爭力與國際化。當時,台灣企業在面對市場全球化的激烈競爭與殘酷競賽,企業決策者深知尋找區域資源,做出延伸性市場發展,係為唯一生存之道;相對地,政府也運用政策工具在資訊、融資、及經貿外交的全力支援,政府與民間共同打造出台商在亞洲的產業佈局,擴大台灣在區域的整體影響力。

以台商在東南亞地區經營近20年為例,分析台商成功企業發展史,及找出成功要素,我們發現,台商當時在東南亞產業佈局的整體策略考量,除為降低生產成本之外,另外重要的原因係落實台商推動企業國際化的過程中,強調綜整出企業內部之知識創新優勢化、國際供應鏈優勢化、以及優質區牌優勢化等要素,凸顯出台灣在東南亞整體競爭力。上述發展說明台灣與東南亞在產業優勢互補方面,應善用二地的優點,以台灣為例,台灣係以中小企業見長,利基點並不在於規模經濟,而在於少量多樣的彈性生產力,快速反應市場需求。未來,台商應深化自身的研發競爭優勢,透過與國際市場的連結,以東南亞為生產基地或為消費市場,凸顯出如亞洲市場「開發測試平台」(test-bed)或「消費測試平台」的概念,而強化外商(含東南亞商)能以策略聯盟的方式經營合作事業,途徑則包括新創事業在台灣從事生產與研發,產品則是行銷全球市場及當地市場。另外,東南亞廠商則可結合並運用台灣作為世界大廠之第一級零件供應商的能力,以台灣為區域技術中心或全球技術中心之市場開發與研發中心,然後擴展到東南亞地區,達到技術生根與共創品牌的目的。產業發展概念則需以創新、提升農、工、服務業的產業競爭力、擴大並延伸發展出新型態國內外產業供應鏈,發展具品牌力之產品及服務。對台灣而言,為因應市場競爭,及結合產業發展新趨勢(環保、永續、強調文化創意等)的興起,我們應引進台商在東南亞的發展與國際化經驗,吸收更多的國際人才來台,建立企業平台,針對生產、設計、行銷進行在地式國際化,彌補台灣本身能量的不足。具體做法可酌思以目前台灣具經驗性以及根基性的傳統產業為主體,強化其下游產業發展,注入新的生產、設計及行銷元素,最終則是為產品在國內外市場建立品牌力以及通路與消費市場。

目前,台灣正面臨如何推動傳統產業特色化、製造業服務化、與服務業國際化與科技化,提昇我國在三級產業的競爭力等問題與出路。為落實上述競爭性作法,政府及企業應瞭解到東南亞市場應是我國相關產業發展的區域市場的最佳地點及傳統海外重點市場。我國相關業者應可重拾東南亞市場為國際化之發展基地,未來應亟思進軍東南亞市場,並對東協當地業者提供特色化與科技應用服務,提升產業服務價值鍊,發揮區域綜效,以趨吉避凶做法,為台灣企業尋找出路。